四会有条读书街——家门口的“诗和远方”

2000多年历史的岭南古县——四会,总有那么一些老街,路名风雅质华,咀嚼字间又温润古朴满含韵味。诗书街,便是这样的一个名字。

古人常说诗书传世家,在繁华焦躁的今天,读诗读书便成为了一种难能可贵的教育,润物无声却又影响着人心灵深处。有的时候,名字不单是一个地域的符号,更是对一种文化延续的期许。

跨过闹市,来到诗书街。

这是一片沉寂在老城区的静谧之地。

诗书街,座落于城中街道城南社区,

长约二百米,

东接朝阳街(古称“青石街”),

西连北门直街。

四会有条读书街——家门口的“诗和远方”
四会有条读书街——家门口的“诗和远方”
四会有条读书街——家门口的“诗和远方”

“诗书”二字,自古便代表着文人墨客的形象。

小时候,只觉得“诗书街”这个名字风雅韵致。

直到如今,籍着创文这一契机,

那些尘封的历史被珍而重之地重新翻出,

让人细细咀嚼回味。

恍然发现,那些早已深植在这座城市、

融为发展筋血的“诗与远方”。

四会有条读书街——家门口的“诗和远方”四会有条读书街——家门口的“诗和远方”四会有条读书街——家门口的“诗和远方”

古时,这条不足200米的小巷就建有三座科举显宦的祠堂:明代进士林世远(曾任御史监察、南京苏州知府)所建的林世远祠、清康熙举人龚应霖(曾任刑科给事中,转工科掌印)所建的龚家祠,还有清康熙举人吴国玕所建的琢山祠。这些人都是诗书世家,其密度为四会所罕见,遂以诗书为街名,称“诗书街”。

四会有条读书街——家门口的“诗和远方”

四会有条读书街——家门口的“诗和远方”

四会有条读书街——家门口的“诗和远方”

四会有条读书街——家门口的“诗和远方”

四会有条读书街——家门口的“诗和远方”

除上述三座官宦祠堂外,在诗书街转北门直街处,还有一间颇具规模的三进祠堂,该祠堂为三进建筑,称黄家祠。民国期间,此祠堂由四会名人吴炽昌创办炽昌小学,该校为当时四会的名校,是现时城中小学的前身。解放初期,曾多次作为全县三级干部大会会场,又作为展览的场所。

四会有条读书街——家门口的“诗和远方”

四会有条读书街——家门口的“诗和远方”

今天的诗书街,随着岁月的流逝,逐渐老去。

但是,踏着岁月的年轮,

这条古老的旧街一直记录着这座城市发展的印记。

循环往复、生生不息地将“诗书”二字延续。

四会有条读书街——家门口的“诗和远方”

四会有条读书街——家门口的“诗和远方”

四会有条读书街——家门口的“诗和远方”

四会有条读书街——家门口的“诗和远方”

当林立的高楼逐渐吞噬了城市,

人们始终抓紧诗书的魅力滋养心灵。

书香四会,悦读玉城。

四会有条读书街——家门口的“诗和远方”

四会有条读书街——家门口的“诗和远方”

四会有条读书街——家门口的“诗和远方”

四会有条读书街——家门口的“诗和远方”

四会有条读书街——家门口的“诗和远方”

翻开厚重的书卷,

那些流传数千年的诗书古韵,

依然随着朗朗书声、

帧帧书画在老城区律动。

四会有条读书街——家门口的“诗和远方”
四会有条读书街——家门口的“诗和远方”
四会有条读书街——家门口的“诗和远方”
四会有条读书街——家门口的“诗和远方”
四会有条读书街——家门口的“诗和远方”
四会有条读书街——家门口的“诗和远方”
四会有条读书街——家门口的“诗和远方”

卷帙舒展,续千年浩瀚瑰宝。

老街绵延,传古城绝妙底蕴。

诗书街旧貌换新颜,

重新出现在人们的视线当中,

不变的一直是我们所推崇的四会人精神。

携三两好友,跨过喧嚣闹市,

漫步诗书老街,鸿儒谈笑,岂不美哉。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sihui.cc/news/9266.html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