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愁——“果仔档”·榕树脚

乡愁——“果仔档”·榕树脚

在四会城南,有两条并不十分出名的小巷。巷深不到百米,靠近南门的是沙堤一巷,靠近原萧家祠堂的是沙堤二巷。

原沙堤直街一巷二巷(现改为三、四巷),以前就象小说《三家巷》所描写的那样,只有几户人家。七八十米深巷子里,有蕉园、菜园,有龙眼、黄皮、花稔、桃子、大蕉,果子四季不断。1970年代初,外面的人开始在这里建房生息,才改变了巷子的面貌。

乡愁——“果仔档”·榕树脚

近周边的人称这个地方叫“南门头”,原因是这里离旧城南门不到200米。而巷里人更喜欢称为“果仔档”, 因为巷口有一间远近闻名的,四会人称为“果子档”的小杂货店。四会人称“果仔”,除了水果,还包含糖果饼干之类的零食,吃零食,又称为“食果仔”。

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,果子档人大都陆续搬离了一、二巷。但是,果子档人在几十年间结下的邻里亲情,却一直没有忘怀。果仔档,大榕树,石板凳,门楼,成了“果仔档”人的乡愁。街坊相聚,总绕不开这个话题,绕不开那道消失了近50年的风景线。

一、二巷中间的屋与屋相连,上世纪七十年代以前,两条巷只有十二、三户人家,各家有红白喜事,搬搬抬抬,都互相帮忙,邻里间如一家人般。

乡愁——“果仔档”·榕树脚

乡愁——“果仔档”·榕树脚

于是,一群出生在这里、成长在这里的40后、50后、60后,乃至70后,发起了两年一次的聚会。

两年一度,逢双年份的10月6日是“果仔档”的聚会日。聚会已连续办了六届,每逢聚会日,无论是远在异国他乡,还是近在十里八乡,“果仔档”人象过节一样,兴高采烈,从四面八方赶来相聚。

乡愁——“果仔档”·榕树脚

世间有一种特殊的关系,她不是亲人,胜似亲人。她抬头不见低头见,有亲人般相敬相爱,有家庭间般磕磕碰碰——这就是邻里街坊。

乡愁——“果仔档”·榕树脚

乡愁——“果仔档”·榕树脚

乡愁——“果仔档”·榕树脚

乡愁——“果仔档”·榕树脚

“果仔档”民间画家-梁金荣先生,他虽然没有经过专业学校学习,绘画却达到了专业水平。毁树建石堤时,他还是个十一二岁的小孩,凭记忆,更凭着亲身的经历,为我们再现了1970年代初“果仔档”前的真实风貌。大榕树、横水渡、门楼,还有门楼旁边那间我们几乎每天必到的“果仔档”。乡愁是什么,乡愁就是“果仔档”。

乡愁——“果仔档”·榕树脚

“果仔档”的文化底蕴深厚,文化活动活跃。这里有四会粤剧名伶“萧蝴蝶”,还有七十年代四会文工团的业余演员。

乡愁——“果仔档”·榕树脚

苏伙有先生笛子独奏《洪湖水,浪打浪》,优美动听。

乡愁——“果仔档”·榕树脚

无剧本,自导自演,临场发挥的小品,演绎了旧日“果仔档”人的生活风情。

乡愁——“果仔档”·榕树脚

新“果仔档”人,传承了祖辈们的传统。

乡愁——“果仔档”·榕树脚

“果仔档”美女的“旗袍秀”,阿娜多姿,尽显风采。

乡愁——“果仔档”·榕树脚

从1960年代末到1980年代初,“果仔档”走出了5位“兵哥哥”,一曲《战友之歌》,唱出了军人的豪情。

乡愁——“果仔档”·榕树脚

“果仔档”人一起生活了几十年,如今虽然大都搬离了“果仔档”,但“果仔档”人都有一种无法割舍的乡愁。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sihui.cc/news/15297.html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