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粤语小品】《广州话趣》黄俊英、杨达(自制字幕)

 

黄俊英、杨达粤语相声小品《广州话趣》的剧本

黄:我地讲一个粤语相声。
杨:即系广州话。
黄:广州方言嘅相声。
杨:哦,一睇广州方言,巨真系好风趣好有特色。
黄:好风趣好丰富,禁你可吾可以随便举D例?
杨:得,吾好讲咩,剩系讲各种各样的颜色!
黄:颜色点样?
杨:都有巨嘅形容词同助意词。
黄:哦!每一种颜色都有巨嘅形容词同助意词!好,禁我问你,比如红色你点样形容。
杨:红色!红荡荡。
黄:哦……红色就系红荡荡啊。禁黄色呢?
杨:黄擒擒。
黄:青呢?
杨:青BB。
黄:嗯!禁我青吾BB,我青擒擒得吾得。
杨:吾得。
黄:点解?
杨:因为广州方言无人叫青擒擒嘅,擒擒青就有。
黄:哦,即系黄就擒擒,青就BB,禁白呢?
杨:白雪雪。
黄:金。
杨:金划划。
黄:黑。
杨:黑蒙蒙。
黄:乌。
杨:乌蟀蟀。
黄:啊,系哦。好有意思哦。
杨:好有意思咧。吾单至颜色啊,甚至高、矮、肥、瘦都有巨嘅形容词同助意词。
黄:哦?连高、矮、肥、瘦都……哦,依D我懂。
杨:你懂?真系懂?禁咧,即管禁,我讲一句,睇下你能吾能够对上一句。
黄:你讲一句,同你对一句?
杨:好似对对禁。
黄:可以,来吧。
杨:真禁牙擦啊。
黄:有料使咩讲,真系!
杨:好,听住,我高栋栋。
黄:我矮栋栋。哇,惗都吾使惗啊,真系。
杨:真系睇吾出,××原来禁有料哦。
黄:咩?吾啱啊。
杨:高对矮就啱啊,但广州方言,无人叫矮栋栋嘅。
黄:叫咩啊!
杨:矮D德。
黄:哦!叫矮D德,哦,高就栋栋,矮就D德。
杨:对啦,禁就啱啦。
黄:得啦,明白,再来过。
杨:好。我高栋栋。
黄:禁我就矮D德。
杨:我肥腾腾。
黄:我瘦孟孟。
杨:我滑捋捋。
黄:我谐十十。
杨:我嫩蚊蚊。
黄:我老压压。
杨:我咸丧丧。
黄:我淡牟牟。
杨:我甜野野。
黄:我酸dum dum。
杨:我圆dum due
黄:我扁踢踢。
杨:我轻声声。
黄:我重滴滴。
杨:我密麻麻。
黄:我疏楞筐。
杨:我薄蝇蝇。
黄:我厚叠叠。
杨:我阔撇撇。
黄:我窄夹夹。
杨:我泡憋憋。
黄:我实辊辊。
杨:我紧迈迈。
黄:我松匹匹。
杨:我生区区。
黄:我死谷谷……(黑面)
杨:唉,好野好野!
黄:你先死谷谷,来过。
杨:来过,好,我香喷喷。
黄:我臭崩崩……(黑面),再来!
杨:(笑)我尖笔楞。
黄:我骨掠……搵老衬,衰嘅全部走晒来我果边。
杨:系禁最啱咖啦,无错啦。
黄:掉转过来,吾准噏我,要噏你,掉返转。
杨:原来××禁缩骨。
黄:你就缩骨,搵笨,衰嘅卑晒我。臭崩崩,死谷谷,扁踢踢,老压压,窄夹夹,夹你个死人头。掉转。
杨:要掉返转啦。
黄:系。
杨:即系吾准噏我嘅。系要噏你。好,听住。你头恴恴。
黄:我眼湿湿。死人头啊,噏我就变左我头恴恴啊。来过,再来过。
杨:你头恴恴。
黄:你眼湿湿。使惊你啊。
杨:点解眼湿湿啊。禁未烂眼。
黄:你就烂眼,我话知你射哩眼,总之我头恴你就眼湿。大家都禁衰,你估有你着数啊。
杨:你手多多。
黄:你口窒窒。
杨:你牙斩斩。
黄:你嘴藐藐。
杨:你乱糟糟。
黄:你懵剩剩。
杨:你震震拱。
黄:你埯埯拱。
杨:你恿恿下。
黄:你死死下。仲衰过我。
杨:啊,好野喔。
黄:梗系啦,一噏就赢。
杨:禁就算赢啊?我吾系怕吓你啊,我吾使你出声啊。
黄:即系点啊。
杨:即系你面部做个表情,做个眼神,我完全可以用广州方言形容出来。
黄:禁犀利啊。
杨:犀利咧。
黄:好,你睇依个咩来嘅。(动作:转动眼球)
杨:依个叫眼碌碌。
黄:依个呢?(动作:眨眼)
杨:眼眨眨。
黄:依个呢?(动作:盯住前方)
杨:眼定定。
黄:依个呢?(动作:两眼无神)
杨:眼光光。
黄:依个?(动作:左右窥视)
杨:眼猴猴。
黄:依个?(动作:斜视)
杨:眼辊辊。
黄:依个?(动作:翻白眼)
杨:呵,你玩完了。
黄:你就玩完了。
杨:你禁仲吾系玩完啊。
黄:你玩完无个眼字。
杨:点解无个眼字。
黄:眼咩啊?
杨:眼坦未玩完罗。
黄:好野!
杨:好野咧!仲有啊,我地广东人好中意吃鸡啊。
黄:一味鸡有好多种吃法。
杨:啦,禁咧,今晚我地用鸡来做题材,每人讲句广州方言得吾得?
黄:鸡做内容讲句广州方言?可以,来吧。
杨:好,听住。我走鸡。
黄:咩?广州方言,走鸡。哦,禁我就捞鸡。
杨:岂有此理,我走鸡你就捞鸡。
黄:你走左鸡我仲吾抓左巨来捞鸡啊,我使同你客气啊,多谢都无声,我就捞鸡。
杨:我漏鸡。
黄:我谢鸡……(突然醒悟)再来过。
杨:我小学鸡。
黄:我初中鸡。
杨:我高中鸡。
黄:我大学鸡。
杨:喂……你边到搵个大学鸡先。
黄:你边到搵个高中鸡先。
杨:又系哦!细佬仔读书读到高中就无人叫高中鸡耶!
黄:剩系有小学鸡初中鸡喈嘛,你有高中鸡,我大学鸡吾得啊。
杨:我白切鸡。
黄:我……白切鸡都来埋啊,菜名都得啊。
杨:菜名可以,白切鸡,系我地广东嘅名菜,好有广州特色,所以我就白切鸡。
黄:哦!白切鸡都得,禁我就豉油鸡。
杨:我姜葱鸡。
黄:我盐锔鸡。
杨:我太爷鸡。
黄:我阿嫲鸡。
杨:又来啦。
黄:咩啊。你太爷鸡我阿嫲鸡,太爷对阿嫲。
杨:你禁样对法嘅咩。
黄:梗系啦。
杨:我太爷鸡一种菜名来咯。
黄:菜名?
杨:制作方法用烟熏,各e799bee5baa6e997aee7ad94e59b9ee7ad9431333332616530大酒家经常都有得买。
黄:即系无阿嫲鸡。
杨:你搵匀都搵吾到。
黄:无阿嫲鸡,我就芝麻鸡。
杨:我蒲国鸡。
黄:我中国鸡。(B黑面)你蒲国我中国,做咩喈!
杨:你禁对嘅咩。
黄:梗系啦。
杨:蒲国鸡系菜名,西菜,各个西餐馆经常有。制作方法另谐吾同,相当好吃。
黄:相当好吃啊,禁我就本地鸡。本地鸡即中国鸡,中国鸡即系本地鸡。大家买鸡买本地鸡吃啊。
杨:我炸子鸡。
黄:我咖喱鸡。
杨:我啫啫鸡。
黄:我自摸鸡。
杨:岂有此理,你禁对法都有嘅。整整下整只自摸鸡都有嘅。
黄:你无理,反正有鸡就得啦。
杨:禁赖猫啊。禁我大众鸡。
黄:我生虫鸡……你就生虫。
杨:我糯米鸡。
黄:我堕落鸡……你就堕落。
杨:我湿水鸡。
黄:我发瘟鸡……(大笑)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sihui.cc/xiaopin/1342.html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